足尖鞋与发簪作的诗
林楚滢

      能在ED顺利“下车”的人都是幸运的,而我其实并没有想过自己能成为他们之中的一员,毕竟与同年级的各位大佬们相比,我的学术成绩并不占优势。现在想来,让我申请中与众不同的,或许就是一项坚持了13年的爱好,一点对于文化的认知与兴趣,以及我与所申请院校的匹配度。

      我是在5岁的时候,第一次接触芭蕾的。我和很多女孩子小时候一样,都是家人出于培养体态,气质等素养的考虑,被送进舞蹈教室。不得不说我的确没有什么跳舞的天赋,导致最开始的那段时间非常抵触芭蕾,但在看到“白天鹅公主”完美无瑕的32个挥鞭转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对足尖鞋,舞裙,皇冠,还有聚光灯与舞台产生向往。于是一鼓作气,考到了北舞芭蕾业余的最高级别,我提交的 protfolio 也记录了这一过程。从完成的第一个独舞,到重新编排之前的作品,前后的明显对比进一步证明了技巧与表现力的提高。除此之外,十三年的训练也能体现我对于所认定的事情拥有持久的热情与继续坚持下去的恒心,我也有自信像对待芭蕾一样对待我未来选择的专业,甚至是我选择的人生发展方向。

      因为有这样一段持续时间长,相对比较特殊的经历,我最早也想以芭蕾以及我对舞蹈,艺术与美的认识为主题,完成我的主文书。然而事实却是,当每周三小时的训练已经成为一种习惯,当它已经持续了我三分之二以上的的人生,当初选择坚持的理由已经变得有些模糊,甚至在现在看来,有些肤浅和牵强,我对着电脑键盘坐了一晚上,敲不下一个字。于是,我选择将主文书的主题改成我那一点对于文化的认知与兴趣。

      中国传统文化社是我在梅沙加入的第一个社团。还记得在梅沙过的第一个中秋节,我第一次穿上汉服,教大家用彩纸叠兔子,和学姐们一起在二楼大堂准备活动。在此之后,我完成了第一篇记录社团活动的推文“攸然是玉京”的初稿,并有幸在书院公众号发表。经过将近一年左右的对于社团的了解,我在高二成为社长,并负责中秋游园活动的社团部分筹划。虽然那段时间一直忙于各种准备,在游园会上也没有机会真正参与,但那次游园几乎满足了我对中国传统节日的所有幻想。向人群中望去,大家都穿着汉服,旗袍等传统服饰,吃着糕点,体验猜灯谜,投壶等娱乐项目;要是朝稍冷清些的地方看看,灯下有少女眸光流转,笑语盈盈,有少年郎温润如玉,眉目似星。每一次社团活动,都是一次学习。从策划,统筹,安排,到制作荷包,编五彩绳,我也在不知不觉中进一步了解了这些传统技艺。接受好奇心的驱使,敢于尝试学习新的东西,或许也会在我未来的学术生活中为我开拓更多的领域。再到后来,开始关注国家宝藏第二期,在第六期新疆博物馆的《观唐》复原服装展示后,楚艳老师的那句“知来处,明去处”让我获得了主文书主题的线索。我会在穿着汉服走在异国同时,向往着异国的学术,历史与文化。

      我喜欢中欧地区的历史,沉浸于多瑙河的静谧,或许还有一段长笛可以将王位继承战争的故事细细道来。而历史本身也并不应该只是冰冷的文字记录,而是由一群性格鲜明,且在特定时代背景的影响下,作出的选择。但与此同时,帝国的繁华背后,有着数不清的眼泪,我也同样为那些无法选择命运的人惋惜。而我也期待在未来有机会在这片诞生过诸多著名心理学家土地上,探究人类与人性的奥秘。

      除了我这一项爱好,和我那一点对于文化的敏感与理解,或许更重要的是我与所申请院校的匹配度。我选择文理学院除了它教学的侧重与大U注重于技能不同之外,还有它小而舒适的社交圈。在申请曼荷莲的过程中,给我面试的学姐会在面试后发邮件询问还有什么关于学校的问题需要她来解答,我因为一直想了解国际交换项目,所以问了这个问题。学姐没有参加过交换项目,和我不是同一专业,她在查完相关的资料后,通过微信把我拉到一个群里,群里是其他参加过交换项目的学姐,她们从各个方面解决了我所有的相关问题。我以为学姐给到的答复会是一条链接,得到的却是全方位解答。在被震惊和感动到的同时打字都慢了许多,学姐们似乎是担心我紧张或者有其他顾虑,直接表示我问什么问题都可以。当时的我就在想,如果我以后有机会接触到新生,我也愿意以这样的方式为她们寻找理想院校而尽力。作为轻度社恐,比起和一大群人拥有塑料友谊,我还是希望我能拥有一小群可以和我推心置腹的朋友。很多时候在大U需要通过很多party交际,获取机遇,而我属于嫌party太吵还是被窝最好的死宅,没那么多人争抢资源的文理学院或许能让我拥有快乐宿舍生活。更重要的是,在提畅跨学术研究的文理学院,同时对心理,历史,教育感兴趣的我有机会在这三个领域里自由探索后,再确定心仪专业,或是攻读双学位。除此之外,还有些家庭因素。直到现在,也依然会有长辈在茶余饭后拉着我的手说着类似“女孩子不要太累,还是找个好归宿好”这样的话,我明白她们是出于对我的疼惜,但没当我想要反驳的时候,她们又会说,“你还年轻”。可就是因为我还年轻,所以我想试试,试试在几乎没有偏见的女子学院,我能否获得为自己创造快乐且独立的生活环境的能力。

      曾经也有人问过我为什么不去尝试竞赛,为什么不去尝试申请排名更靠前的大学,但我和它们或许真的不合适。我也曾经参加过历史竞赛,虽然打进柏林,但在此之前惜败,屈居第二;我也参加过高强度学术竞赛,诚然,在准备和参赛的这段时间里我拥有了和8个人为了共同目标而努力的弥足珍贵的经历,然而我获得的成绩的确不足以使招生官眼前一亮。我没有强势的标化和gpa,申请排名靠前的大学竞争激烈,我明显处于劣势,而我和这些大学也不一定如我想象中的匹配。

      一期一会的申请季已经停留在去年,虽然对于18岁的我来说,这可能是我目前为止的人生中,最最重要的事之一,但这最终也只是一个人生阶段。它像一个拐点,在全力奔赴后到达更远的拐点前,没有人知道它到底拐向何处。

      足尖鞋是我的那一项爱好,发簪是我的那一点对于文化的理解与兴趣,至少在过去的申请季,它们作了一首驶向我认定的远方的诗。

 


 

升学指导老师点评:做减法的大学申请

邓宁(升学指导办公室主任)

 

申请中的第一个减法:

      第一次见到林同学,我被她娓娓道来对汉服的兴趣感染,对欧洲历史, 特别是对波澜壮观历史事件后小人物命运和价值的共情吸引,和她较清晰的专业方向及以文理学院为主的学校目标。接下来对林同学个人背景梳理的时候,发现林同学的活动列表可以整理出近大大小小20项,而且可以非常清晰的分成舞蹈,文化等。。但最后我们把这些活动不仅整合简化成10个放在COMMON APP申请上.。经过整合后,例如学生的传统文化部活动体现的是领导力和文化价值观; 舞蹈艺术是Passion。对于关注学生是一个怎样的人,学生有什么样能力的文理学院,13年的舞蹈训练足以展现学生的PASSION 和成长。在学生自己的申请回顾中,也充分阐述了对这个策略的认知。PASSION是能力,是精神气质,无关于具体事物的迁移。

 

申请中的第二个减法:

      林同学的SAT 成绩不算很高,只有1350+, TOEFL 100+。选择ED1 学校时,学生和家长也有一点小小的纠结:学生是比较喜欢Mount Holyoke College,但家长因为排名,地理位置等原因想申请BOSTON COLLEGE。为此我与学生和家长进行了30分钟的谈话决定MHC。第一和家长分析学生的成绩,申请BC毫无竞争力。这点家长对BC 有个错误认知,认为college 就是文理学院,其实它是大U;对ED的作用也有错误认知,认为ED要奋力冲高,“云里追梦”。澄清这两个错误认知后,重点解释利用MHC test optional 政策的优势不提交SAT。第二家长问升学指导老师对MHC 有什么了解,为什适合学生。尽管liberal arts college 既不liberal 也不仅有arts. 但对林同学,这两个词恰好解释家长的疑问。从阅读林同学的文章,我们也很容易看出林同学是一个清新自由飘逸的人,而这一点与BC 作为 JCE 教育类型的学校相对保守低调和注重规矩恰好不搭配。林同学无论从学生兴趣和性格上都很liberal. 其次林同学对舞蹈,中国汉服,传统艺术等都很有兴趣,她能把一个植物养成一个艺术。 第三与家长的沟通,最好把主动权交给学生。老师作为一个观察者和引导者让学生和家长直接沟通,达成一致目标。所以如何证明林同学适合MHC 的问题,请林同学用why school 文书的内容自己讲给家长。这个文书是关于MHC的一个传统,学生入学时学校会给每个学生一盘植物陪伴养植四年。学生以这个为主题表达了对学校的理解。最后在充分客观的分析面前,家长释然,表示充分尊重学生的选择,也信任学生。这个家长开始也与我们通常会遇到的情况一样,觉得孩子不愿意和家长沟通,不知道也不理解学生在想什么,所以会焦虑,对学生施压。如果陷入一个老师- 家长- 学生沟通的三角循环中,就会产生无休止的内耗。在整个申请季我只见过一次学生的家长。所以真正有效的沟通,不是与家长的联系紧密度决定的,而是专业度带来的有效度。

 

申请中的第三个减法:

      尽管和学生家长强调MHC 是不要提交SAT成绩的,但因受中国强烈的考试观念影响,学生还是提交了SAT 成绩。对于test optional school 如果不提交SAT,大学就不会评判这个成绩,如果提交了,大学就会审核这个成绩。此后我与招生官有机会当面沟通这个问题,招生官讲学生可以在大学正式开始阅读申请前发邮件申请撤销SAT 成绩。 该学生的SAT成绩对于MHC 没有任何优势,最多只能是无功无过。我将这个信息告知学生后,学生是非常想撤销了,但与家长商量后,家长不想撤销。为此,我后来又与大学招生官邮件沟通,第一说明与学生家长交流对SAT的认知,另外通过评价学生平时的中英文写作文章,再次证明学生的英语能力。

      当申请提交的那一刻,我已经预估到学生MHC的ED 录取基本是可以获得的,但是这样的预判在录取揭晓前是不能和学生和家长讲的。一方面,家长总希望老师能给一个明确的态度,以致催生了市场上各种机构的保录服务。然而大学申请的过程就是一个学生自我探索和成长的过程,学生是自己人生的主宰,怎么可能寄托在别人手中。另外一方面,申请大学的过程人生仅此一次,收到录取结果,揭秘人生未来的那一刻的兴奋,激动是一生难忙的感情。这样充满悬念,值得纪念的时刻怎能因为预判而让学生失去体验这一刻的经历。 当学生告知我录取结果的时候,惊喜我的是录取信上招生官亲笔写下的“ I love your essay about wearing Han Traditional  cloth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