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态 | 梅沙书院2020届毕业典礼院长致辞
  • News
王赫

各位亲爱的同学:

      你们好!

      三个月前,国内疫情控制还在攻坚阶段,我们还都在家上网课,网课期间有同学说,从来没有这么想上学——回到校园里上学;如今国内疫情已经基本控制住,我们也在学期的最后三周回到了校园,我感到很庆幸能够在这学期有机会跟大家在这里重聚,并且能与我的同事们一起现场见证你们的毕业典礼。疫情的经历注定使你们成为了不凡的一届VMA毕业生,对于正在看毕业典礼直播的高一高二同学也是如此。

      通常,毕业典礼是一个交杂着复杂情绪的场合。对于我和我的同事们来说,这是每年工作中最令人欣慰却又万分惆怅的里程碑,与你们三年相处中的点点滴滴在此划上句号,我们也再一次见证了我们工作的意义:培养具有中国精神的世界公民和领袖人才。很遗憾家长们今天不能来到现场跟我们一起见证这一刻,但我相信你们心中一定也充满了激动和骄傲。对于你们,亲爱的2020届万科梅沙书院的毕业生们,我想这一刻必然是充满兴奋、喜悦、不舍与对未来的憧憬的,你们已经跃跃欲试,希望无论身在何方,都要走出自己独特的道路。

      与其他高中毕业生一样,你们将在人生的下一个目的地大学里,享有前所未有的自由度,无论是在学术上还是生活中,你们会有无数的选择要做。作为将要接受国际教育的学生,你们要走的路又有些许不同,离开高中也意味着离开自己生长了十八九年的祖国,开始在一个语言和文化都截然不同的国度开始生活。2020年是特殊的一年,在今年成为一个即将走出国门的高中毕业生,你们面对的是以往的毕业生所不曾面对的世界。

      今年,正是二十一世纪过了五分之一,就让我们来花几分钟回顾一下过去吧。过去的二十年,留学生前往世界各国所进行的国际学术交流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峰值。拿世界各国的留学生比较钟情的目的地美国来举例,来自中国的留学生数量一直排在各国之首,2008年到2018年十年间,每年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数量从九万多人增加到了三十多万人[1]。这过去的20年,也是全球化高歌猛进的二十年,是中国从全球化当中获益最多的20年,资本、技术、人才流入中国,中国人也走向世界各地,学习、投资、消费。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家告诉我们,一切能在全球自由流通的全球化能让我们的世界变得更有效率——经济学意义上的更好。然而,从2008年的经济危机开始到如今,世界贸易总量不再增长[2],18-19年间的贸易战进一步恶化了这个趋势,而如今袭来的新冠疫情更是令一切雪上加霜。我们看到在这十年里,世界各地的民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纷纷抬头,欧洲和美国政治排外情绪愈发高涨,很多人把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不幸归罪于全球化。国际组织在世界上扮演的角色不再有昔日的影响力,如今美国更是威胁要退出世界卫生组织。

      这一切跟你们有什么联系呢?个人出国可能会变得越来越困难,像过去的学长学姐那样,能够选择在不同的国家工作,体验人生,可能会不再容易。

      今年的你们,赶上了史上最难毕业季,尤其是要去美国的大多数同学们。疫情肆虐之际,国际航班大量停飞,很多美国大学可能今年都不会开学,而现在美国各地的抗议和暴乱,更让一切恢复正常显得无法预期。疫情这个黑天鹅,像一根火柴点燃了本已暗涌的逆全球化,理性和博爱的价值观式微,暴力和偏见开始抬头,自由、和平、安定似乎定格在了上一个二十年,而我们面对的世界前景,充满了令人不安的因素。

      我想今年以来,同学们还有你们的父母们,也许都会探讨,为什么要留学。也会有人问,现在可能是最不适合出国的时候吧?出于个人安全的考量,今年延缓出国,我认为也许不失为一个理性的选择,但是长远来看,出国留学的意义在今天并没有减少,反而显得比以往更加重要。

      梅沙书院看重世界公民的价值,并且也把它写进了我们的培养目标,因为我们相信世界已然一体,世界应该一体,而我们的教育需要为这样的世界培养人才,或者毫不谦逊地讲,我们希望投身到塑造这个世界的运动中去,为你们提供教育和成长,这就是我们行动的方式。

      全球化让我们能够超越国界进行交流、思考和行动,让各国更倾向于贸易和谈判而非侵略和战争。全球化提供了各种便利,更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实践先哲们理念的舞台,两千年前“世界大同”、“天下皆是弟兄姐妹”这样的理念,在人们学会以全球视角和人类视角看问题以前都是遥远的乌托邦,而如今这样的理念就算还没有实现,但对于个体却已经不再陌生。近代几百年来,全球化在坎坷中前行,却从来没有停止过。我相信全球化的趋势不会改变,但我们也不可因为全球化的历史趋势而忽略这个过程中个体的命运。我最近读到的一篇纽约时报的观点文章有一句话我非常喜欢,作者是托马斯.弗里德曼(Thomas L. Friedman),他还有一本书你们可能听说过,叫《世界是平的》,“Technically, globalization is inevitable, how we shape it is not. Pathogens are inevitable, but that they turned into pandemics is not.”

      我无意在此展开一场关于全球化的论述,只是想和大家分享一个学界的主流观点。这十年来各地兴起反全球化运动,是因为在过去半个世纪的全球化过程中,各个国家都有相当一批人成为了沉默的大多数,他们没有受益于全球化,或者主观感受上觉得自己没有受益于全球化,他们的声音也没有被倾听。近代全球化的过程中,更多的是精英们的推杯换盏,大众的利益却更多的是被遗忘在外,而现在我们所经历的,正是对此种资本全球化的反扑。我尤其希望你们意识到也去思考这样一个事实,你们是那群幸运儿,你们的责任是:去思考并去采取行动改变现状,促进更深刻的全球化以惠及更广泛的收益人群。

      我们目前的全球化,看重效率却不擅长国际合作,这导致我们在全球化过程中不停遭遇黑大象——Black Elephant,这个词非常生动,它把黑天鹅和房间里的大象这两个概念整合到了一起,由环境主义者Adam Sweidan提出,意为:一场能够产生巨大而深远影响的小概率事件。黑大象事件的诱因往往人尽皆知,但直到发生灾难性后果之前鲜有有效的应对行动被采纳,08年金融危机是一个例子,今年的疫情更是一个血淋淋的例子——要知道比尔盖茨在2015年就对类似的情况发出了告警,并提出了全球解决方案,可惜并没有得到重视或者采纳。这次美国各地的动荡也是一个例子,乔治.弗洛伊德的死亡过程被拍成视频传遍全球,观者无不愤怒,这同时也再次引燃了美国社会中种族的结构性不平等在人们心中积累的愤懑。

      我们需要培养更多的世界公民,看到房间里的大象,在黑天鹅事件将这头大象变成黑大象之前,积极地联络彼此,采取行动。很多时候我们并不是没有看见大象,而是没有看见“彼此”,无法实现跨越国家、种族、文化的合作。全球气候变暖,潜在的新病毒,人工智能的发展失控,亚马逊雨林被砍伐,全球经济不平等,你们的一生中人类需要全球合作来解决的问题还有太多。如果在你们接受高等教育的过程中,你们能够突破自我,在一个相对陌生的异国,抱着这样的目标来学习、沟通、了解、思考,相信自己能够以更好地方式来跨越前辈们的失败,你们就实现了书院的培养目标,也成为了中国和世界未来最需要的人才。你们要实践的不只是了解异乡,你们还要搭桥,你们去国外不是为了放弃自己本来的身份,而是探索如何以本来的身份,在陌生的世界与他人共处,你们在探索如何创造一个更多元文化的世界,就凭你们愿意走出去,是尝试改变和贡献,你们应该以自己为傲,我们也以你们为傲。

      最后,我还是想把弗里德曼写的一句话以及圣经里的一句话送给各位:Do unto others as you wish them to do unto you, because more people in more places in more ways on more days can now do unto you and you unto them like never before.

      祝福你们,期待!

 


[1] https://www.statista.com/statistics/372900/number-of-chinese-students-that-study-in-the-us/

[2] https://www.weforum.org/agenda/2020/05/globalisation-covid19-gdp-drop-2008-financial-crisis/

[3] https://www.nytimes.com/2020/05/30/opinion/sunday/coronavirus-globalization.html

 


 

  • 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