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ews

 ■ 龙宸 Rachel Long ( 元 HOUSE )

         万科梅沙书院2021届学生

梅沙三年,我们经常会在校园舞台上看到游走于不同角色之中的龙宸,有的意气风发,有的悲切柔软,但无论是哪一个角色,你都能从中窥见她的热情与敏感。这个快要被打上“音乐剧狂人”标签的女孩,也有过不少迷茫与挣扎。回忆申请时写下的文书,龙宸以最熟悉的“海”作为意象串联起她的生活与梦想,她多次提及经典“奥氏”戏剧《安娜·克里斯蒂》中安娜的角色,这个来自大海的女儿命途多舛却仍坚定地追寻自我。角色尽管来自虚构,却能给观众带来不可比拟的能量。从东莞到梅沙,龙宸离开熟悉的家乡来到大梅沙,选择进入国际化教育的体系。从社科人文走到戏剧研究,她即将面对的是主流之外充满奇遇的道路。

选择海洋,注定要面对摇摇晃晃的人间。我们愿龙宸所有的远航,都不留遗憾。

 

MUSICAL

“野生”表演者,“迷茫”社科人

 

龙宸其实从小就很喜欢舞台,从小学开始也一直很幸运的得到各种机会“捣鼓”节目,带领大家一起排练。而她真正对音乐剧“入坑”,是在2014年于东莞文化周末剧场观看了《简爱》。事隔多年,龙宸还能记得剧中的主题旋律、角色和灯光,甚至是舞台上的钢琴与火灾场景,都历历在目。“原来舞台还可以这样子!”这部音乐剧表演带给了她极大的震撼。但要谈及真正的“催化剂”,实际上是一档国内综艺《声入人心》,

 

“这个节目把我直接拽到音乐剧坑底,也勾勒了一幅眼里有光的少年并肩奔跑的图景,击中我内心的热血中二魂,让我对创建一个集体、一个“乌托邦”有了憧憬。我也因为这个节目认识了黄钰喆,后来我们就和现在已经在美国学习音乐剧的Christina一起创建了Santa Fe。”

 

“一直以来,无论是戏剧还是声乐,其实我都没有接受过像艺术院校的正规、系统性的学习,都是从各种地方去学习和了解,比如说合唱团、学校声乐课等,一直是比较'野生'的状态。第一次表演的是在声乐课上《爱乐之城》的选段,在第一届的梅沙好声音中我挑战了Jekyll and Hyde里人格分裂的角色,虽然如今回顾起来惨不忍睹,但也算是一个起点,后来面对了越来越多的舞台,也尝试了更多的角色和曲目。”

 

*Santa Fe 专场上的六位皇后

 

除了音乐剧以外,龙宸对社会科学也有浓厚的兴趣,甚至将音乐剧与城市文化产业结合,作为讨论研究的论文主题。众所周知,美国纽约百老汇和伦敦西区盛产音乐剧,那么以制造业为主要产业的东莞与音乐剧又有什么联系呢?在这个课题研究中,龙宸观察到了东莞的音乐剧行业的发展,并以此为例子深入了解了这个中国“音乐剧之都”的兴起与问题。

 

“我认为音乐剧是非常‘接地气’的一种剧场艺术,它扎根于每个地域与时代独特的文化,但它所探讨的人性、情感又是普世而永恒的。”

 

最终,这些观察组成了一份长达19页的英文报告。

 

思考会带来智性的愉悦,也会让人卷入新的迷茫。刚上高一的时候,龙宸喜欢关注一些社会议题,如女性主义、LGBT平权等话题。“那时候我会觉得这些都是一些非黑即白的问题,我们需要支持某些东西,反对某些东西。”2020年,韩国n 号房、鲍毓明事件等与性侵相关的新闻相继爆发,引发了社会上激烈的争论。龙宸与同学邀请了15位拥有不同教育背景、不同性别、年龄介于16-20岁之间的高中/大学在读学生,进行线上采访,希望通过视频展现当下青年的真实想法,探讨性侵事件以及由此延伸出的性教育、性观念等话题。

*龙宸与同学制作的采访视频

随着学习的深入,同时也是受到音乐剧表演的影响——好的角色永远是丰富与复杂的。如今再去回看一些社会议题时,龙宸也会开始思考背后更深层次的联系,利益者与受害者,新闻的后真相等等。“自己曾经坚持的事情好像不是那么的正确,又或者根本没有什么是绝对的正确。”这些批判性的思考有时也令她陷进迷茫,但龙宸认为这些改变是好的,这也是她认为三年来在思维上最大的变化。“我不会再盲目地做一些事情,在生活中与别人相处也一样,不会轻易地为一件事情否定掉一个人,会更全面的看待每一个人。”

 

MUSICAL

成为国王,也成为骑士

“在这里,你可以完全地成为自己的主人,挥洒一切创意,成为造物主也成为救世主,成为国王也成为骑士。”

龙宸是这样理解舞台的意义,也是因为对舞台的这种热爱而创立了Santa Fe 音乐剧社。社团名称“Santa Fe ”取自于<Rent>当中的同名选段。“‘Santa Fe’是剧中几位年轻人在地铁上对理想生活的畅想,是在寒风吹彻的纽约对温暖的渴望,是追梦的人儿在离乱艰难的生活里,对善良与爱保有的一份相信与向往。我们社团正是希望通过音乐剧的方式,传递更多的爱,更多的温暖和希望。”龙宸这样解释Santa Fe的出现。

 

从创立到管理一个社团,作为社长,“比起专业知识,我觉得状态很重要,社长要能带动起大家的状态,无论是进入角色的状态,还是对排练的热情。如果只是为了应付这件事,这种状态和他们真正投入起来的状态是完全不一样的。”

*重要的是台前幕后

 

除了表演,Santa Fe也开始创作自己的中文音乐剧《光影之间》,剧本已经初步完成,正处于在词曲创作阶段。《光影之间》讲述的是在反乌托邦的社会背景下,青少年自我探索的历程,主题涉及LGBTQ+、观念冲突、家庭暴力等等。他们尝试将当下的所思所想,交给音乐剧的舞台。

 

“Santa Fe有一群可以带来很多奇迹和惊喜的人。不管是这次的Kaleidoscope专场还是我申请季时期的The Loft专场,我们总能在以为自己画的饼就要糊掉的时候,力挽狂澜,起死回生。”但是比起高一时“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什么都想尝试的龙宸坦言有时候的确高估了自己的时间管理能力。如今她在选择项目时会更慎重,等待她的,是即将开启的四年专业学习,她希望未来更加专注与学会取舍。

 

 

MUSICAL

求而不得,与不期而遇

进入申请季,对于社科和艺术之间的选择,让她陷入了两难的角色。“其实我对这两个领域都是有热情的,我非常希望能将这两个领域的热情结合在一起,也在做一些这样的尝试与探索。”今年AP Research的主题龙宸选择了应用戏剧与LGBT的关系,探讨的是应用戏剧如何促进这个群体的权益。

在研究的过程里,龙宸陷入一种迷思,“戏剧作为一种媒介,可以在创作与表达的过程中可以引发公众的思考或行动,但如果是为了改变,是不是会有更直接的方式和政策去改变呢,为什么一定要通过这个媒介?对于戏剧而言,如果在创作时进行过度表达,一切会不会又显得太说教呢?但如果我本来就希望它作为作为一个 'Tool for Social Change的话,难道我不想他说教吗?难道我不想引起别人的思考吗?”这些“If”给龙宸带来众多“灵魂拷问”,也在促使她追索自己真正的热情所在。

“我在高中时开始在人文社科领域探索,后来发现戏剧更像我的安全地带,像我的精神避风港,也是一个我可以肆意燃烧的地方。每次排练,构思舞台,写剧本,演出,都令我有一种燃烧生命的快感,这种充实感和快乐是我在干其他任何事情的时候都很难找到的,我想让这样的时光更多地铺满我的生活。所以我还是选择了热爱。”

 

*(左一)录制戏剧作品集的时候

(右一)陪伴龙宸度过很多emo时刻的天台,也是疫情期间的透气地点和练歌地点,最后也被她写进了文书

 

贾老师说,“龙宸常说我是她的伯乐,其实不然,我只是坚定她坚持梦想的引路人。从她第一次走进我的课堂,憨憨地问出‘什么是戏剧张力’,到与几位同学独立筹划Santa Fe音乐剧社,甚至带领音乐剧社的同学进行系统训练,安排表演设计和演唱设计。我想,这就是教育的延续。龙宸与我除了讨论与专业相关的内容,还会天南海北的聊。三年的高中生活,学生在身体机能上已经逐渐成熟,但是在心理成长上需要更多成人的指引,老师和家长就成为了这条路上的引路人,很幸运,我成为了她成长路上引路人之一,相信龙宸的未来会发展的更好。”

 

在录取季中,英美双申的龙宸获得到了St.Andrews、Edinburgh、UCL、UCLA、UCB、USC、Vassar等学校的Offer,同时涵盖了社科与戏剧专业。最后决定入读UCLA(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戏剧专业的龙宸说,如果回到申请季之初,一定不敢相信这个结果。龙宸一直非常钟情于美国东北部的学校,从文化,氛围,到天气,她都更偏爱东部而非加州。“但是好像东北部学校就是不太“喜欢”我,所以也经历了梦校心碎时刻,到最后艰难地割舍了“文理学院”情结。综合权衡后明白,LA确实是有很棒的戏剧专业及大海。”

 

*(左一)学长团团训时的“电网”与给(右一)530音乐教室留下的吉祥物鸭鸭

回想梅沙三年,很多夜晚都是她记忆的街灯。学长团忙新生训练营策划晚归的夜晚,Santa Fe排练和Gala排练晚归的夜晚,一群人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在路上聊些有的没的,看月亮看星星,这些画面都被珍藏起来。离开梅沙后,“我会想念夜间的海浪声,想念骑车下坡路上耳边呼啸的海风,想念夕阳照在那片填海地上的‘末日场景’。”如果还有机会对高一时的自己说一句话,那就是,

“慢慢来,想要的都会实现。”

*申请梦校时去海边拍摄的素材,特别感谢摄影师张源

  • CN